归乡的列车上,窗外的风景在不停地倒退。

    这是一趟从终点站开往起点站的列车,从大城市驶向小乡镇,沿途消灭着人们的梦想,车上的人们无一不是回到出生地,他们生命中最后的故乡。

    耳机中倒放的旋律传来古怪的音调,但他并不在意,因为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疑惑,以及对于未知的恐惧,尽管追寻未知是他生命的主题,也是这个世界的唯一的归途。就像这首越来越新的老歌,终有一天将不再有人听过它,哼出它的曲调,而它所有的音符也终将消散在乐谱上,融入钢琴的黑白键里。

    几天前他将家人的最后一封信放入信封,投入了信箱里,开始将所有的物品放入一个不大的行李箱中。的确,这些便是他所有的行囊,虽然他曾有过很多的精致的昂贵的或是无用的物品,杂乱地堆满了整件不大的屋子,但现在它们都已经被崭新地送回商店或是归还给了朋友们,那些终于已经成为陌生人的人。

    他带着从垃圾桶里翻出的车票在傍晚来到了车站,倒着穿过密集的人群,坐回了车票上的那班列车。旅途的开始总是充满了疲惫,而现在他渐渐有了些精神,阴郁的面庞上呈现出几分红润。几个小时后他终于到站了,而此刻的时间正是票上所印着的列车出发时间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走下列车,外头的阳光正好,清晨的露水重新凝结在了他刚刚剪过的头发上。拖着行李拐过街角,他走进了一家理发店,理发师给了他一些钱后,将一地细碎的头发用剪刀接到了他的头上。此刻镜子里的他又少了几分成熟,多了几分叛逆和天真,然而这却是注定将陪伴他许多年时光的发型,是他重回青春岁月的见证。

    倒着走过街头巷尾,一切风景都是如此的熟悉,可他的脚步逐渐缓慢下来,内心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。随着黎明时分的天色渐暗,这条路似乎久久没有尽头一般,直到最后他背对着一扇门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回过身后,门缓缓地开了,多年未见的家人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,心中却装满了不舍。

关闭菜单